訂閱

多平臺閱讀

微信訂閱

雜志

申請紙刊贈閱

訂閱每日電郵

移動應用

商業

赤兔下線,領英并未退場

楊安琪 2019年08月01日

悲觀者把領英批駁的一無是處,真的是這樣嗎?

7月31日,領英曾經打造的本土化產品赤兔下線,這份寄托著全球“職場社交”巨頭LinkedIn使命的產品宣告在中國結束。

悲觀者們判斷:領英將和那些它曾經的互聯網前輩一樣,最終會黯然退場。

事實并非那么簡單。

今日,領英中國總裁陸堅發表公開信,講述了領英和赤兔的故事。在這封公開信里,我們能夠看到一些新端倪。

陸堅沒有否認赤兔遭遇了美國互聯網公司的“中國式挫敗”,但這一問題或許從一開始就已經被注定。

領英中國前總裁沈博陽打造赤兔時的雄心是撕開一條職場社交與生活社交的口子。毫無疑問,他做出了極大的努力,沈博陽封閉團隊三個月在賓館開發產品,然后盡量溝通領英與全球打通。然而這種失敗似乎也并非完全是在技術上的失敗,而是從意識形態上的失敗——中國用戶很難將生活與職業社交分開,騰訊的超級應用微信占據了他們線上社交的全部時間。

陸堅認為,“職場社交”這個概念本身就非常模糊。“如果從用戶需求和產品提供的用戶價值來看,大家第一反應是建立和連接職場人脈,這也是早期領英產品的核心價值。”

但如何延續這種價值卻成為了新的挑戰。這種挑戰在中國的對象則是強大的微信。簡單來說,微信可能占據了中國用戶在線社交90%以上的時長。于是,留給諸如赤兔等其他社交平臺的機會微乎其微。用沈博陽的話說:“微信像一個黑洞,扼殺了中國職場社交的幾乎所有社交屬性。”

在赤兔結束后,陸堅重申了領英的使命是“連接機會”。

這正是領英的優勢所在。紐約大學斯特恩商學院教授斯科特·加洛韋在他的著作《四巨頭》中認為,領英有著令人艷羨的競爭格局——根本沒有真正意義上的競爭對手。他寫道:領英的商業模式同樣決定了其擁有令人眼紅的客戶群體。它有超過6.45億人注冊賬戶,更重要的是,這一群體由優秀的大學畢業生和全球商業領導(每3人中就有1人擁有領英)組成。

對于領英來說,現成的6.45億會員、3,000萬雇主公司,以及2,000萬開放職位,這種網狀的連接,讓機會與人的連接更容易實現。

但請注意,從另一個維度來說,領英在中國依舊對手林立。比如沈博陽和陸堅都提到的脈脈。

我曾經采訪過脈脈的創始人林凡。他不用微信,深信脈脈足以滿足他的社交需求,和其他中國本土互聯網公司創始人一樣,林凡追求增長,脈脈實際上也實現了他的目標:今年4月,脈脈宣布用戶數達到8,000萬。

但沈博陽和陸堅都提到了一點:匿名社交。沈博陽認為,脈脈講了再多的故事,其實骨子里就是一個批著領英外衣的Secret。用Secret(匿名社交)做運營拉新做活躍,用領英講資本的故事。

林凡的回應是:“目前脈脈職言(匿名板塊)的每日訪問用戶數(DAU)僅占脈脈APP的DAU不到10%,準確地說介于8.5%~9.5%之間。”

即使脈脈的匿名社交屬性在不斷削減,但不可否認的是,匿名社交曾經是脈脈用戶增長的動力之一,而這一點領英從一開始就并不認可。

陸堅的公開信中講述,在與領英聯合創始人里德·霍夫曼先生的一次交談中,他告訴陸堅為什么領英自創立起就堅持做實名社區。他說:“在領英這樣一個會員使用實名展示真實職業檔案的社交平臺,如果允許匿名就意味著會員可能會有分裂的多重身份:一個實名的光鮮職場人和一個或多個匿名馬甲。這種同一個人以不同身份在平臺上交往和發聲的做法,不僅違反我們的職場價值觀,而且會毀掉會員對平臺的信任。”

他在公開信中表示:職場關系的建立是以信任為基礎的,而匿名大大削弱了信任的基礎;其次,不管是從國內還是國外看,匿名社區的存在為一些不負責任甚至違法的行為提供了便利,從泄露公司機密,到侵犯他人隱私,再到惡意誹謗都有發生。

“領英和脈脈最不一樣的就是,脈脈是以一個匿名的社區出名,領英以實名的檔案為標志,職場上實名會更加可信。如果你想去找一個導師,你不會想要找一個匿名的人。”陸堅說。

在接替沈博陽后,陸堅的策略是“揚長避短”。

如果說領英從赤兔中學到了什么,那就是沒有發揮領英的“全球化”優勢。并且,領英本質上是一種TO B的生意,即其商業化的業務大部分來自于企業客戶,而不是來自于用戶。雖然領英也有付費會員,但是收入里面相對比較小的部分,在中國也同樣是這樣,而外企對于領英的信任不言而喻。

兩個月前,領英中國發布了戰略2.0,可以理解為赤兔失敗后的本土化策略升級版本。

首先,領英明確了自己的用戶畫像:有國際教育、工作背景的人群、本地職場人和大學生、研究生視為目標受眾,尤其是對職業發展有自我要求的中國職場人。并且為這些用戶提供工具。陸堅舉例稱,領英自主設計和開發“職業指南”、“薪資洞察”、“職場問答”、“職場必修課”等新功能。社交仍然是這個平臺根基,在幫用戶建立起職場人際關系后,基于這樣的關系網絡為職場人在職業發展的每一個階段提供價值。

這被領英成為“一站式職業發展平臺”。如果用戶在這個平臺上持續收益,接下來,領英將通過全球化連接,為用戶找到新的職業機會,從而向用人企業收費。簡單來說,領英的邏輯是,成為用戶的職場專家,而后通過連接機會從而向企業收費。

陸堅深信谷歌前CEO埃里克·施密特的一句話:一個是由美國領導的全球互聯網,還有一個是中國的互聯網,你無法用美國的互聯網規律套用到中國。從這點上來說,他和沈博陽有著高度的一致:絕不迷信美國互聯網規律。

“領英作為一家跨國公司,中國的團隊仍然可以讓整個公司認識到中國的產品足夠獨特,可以脫離全球產品和所謂的規則,讓我們獨立來做。”陸堅說。(財富中文網)

我來點評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強情報中心

財富專欄

360新时时彩杀号江西时时彩杀时时彩自动投注软